一听说你是来找保姆的
2020-06-14 18:1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多年来一直在提的“保姆荒”,到底是一些中介的幌子,还是确有其事?从一些资深家政企业管理者口中,记者了解到,“保姆荒”是不争的事实,无论是“要挟涨价”,还是“劝涨撬人”,其背后更深层的原因仍然是供不应求。

家庭服务不再廉价,也许正如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理事长谢丽华所说:“现在要进入一个拐点了,家政服务将不是人人都能消费得起的东西,它是奢侈品。人人都能享受的东西在哪儿?应该是国家积极推行的社会保障。”(本报记者张鹏)

他介绍说,2000年他的公司注册保姆3万人,10年后的2010年,公司的注册保姆为6000人,今年则只剩下3000人。“以前下乡招保姆,当地政府恨不能把你当成皇帝对待。现在不一样了,一听说你是来找保姆的,都懒得搭理了。我只能自费在当地电视台做广告,或者在火车站打招聘的横幅。去年我带了10万元广告费下乡招保姆,只招到3个人。”

在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在京的劳工人群中,做保姆不是一个受人青睐的工作,很多来京打工的年轻人宁愿选择做工资较低的服务员,也不愿意当保姆。

专职提供养老保姆的“北京金助友家政服务公司”总经理王先生表示,“毫不夸张地讲,5年之后北京市民可能就雇不到养老保姆了。”他认为,广大农村也已进入老龄化,越来越多的人不愿走出家乡到城市当养老保姆。“目前市场上的保姆多以60后为主,但60后也已逐步老龄化,需要回家养老;70后正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,家中就有老人需要照顾;而80后、90后选择保姆这个行当的实在不多,因此,未来5年或者10年内,养老助残保姆的缺口会相当大。

谁还请得起保姆

是真荒不是假荒

记者在北京市第二医院体检中心门口看到,每天都有不少职介所的外来务工者排队进行集体体检,记者询问其中的几位二十出头的女孩,有没有人愿意做家政服务员,她们无一例外地回答:“不愿意。”来自山东的小惠告诉记者,他们村以前不少人出来做保姆,但是听说很不好做,主要是在人家里受气,关系不好处,还不如在饭馆当服务员,起码几个小姐妹在一起有个伴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和几个同乡已经被一家餐厅录用,体检合格之后就可以上岗,“每月工资1500元,听说还有奖金和提成,要说工资待遇也不比当保姆差多少。”另外一个女孩补充说:“到单位上班,人家还给我们上保险,当保姆肯定没有。”

记者从市劳动力市场的信息中了解到,今年以来,除了保姆和服务员之外,保安、缝纫工、操作工、保洁、销售等行业均呈现出“有价无人”的态势,用人单位纷纷提高待遇,降低招聘门槛,但依然难以招到满意的人选。而这样的趋势还在继续,劳动型服务行业将再次陷入新一轮的涨价潮,这些行业也在不断分流保姆市场,造成更大的缺口。

保姆和雇主的沟通难题存在多年,却鲜有改善,如今已经成为保姆减少的一个重要因素,记者从几家家政中心了解到,因为生活琐事发生矛盾造成的纠纷很多,尤其是养老保姆最突出,“由于老人多是从贫穷艰难的日子走过来的,特别节俭。因此服务员普遍反映吃不饱、不让洗澡,老人多疑不好相处等,成为护理老人服务员流动的一大原因。”一位家政老总表示,保姆受了冤气之后,极有可能干脆改行。“一两个保姆改行倒不打紧,最怕就是保姆们平时喜欢扎堆,互相发怨气、倒苦水,一传十、十传百,会让整个村子的打工姐妹不愿投身家政行业。这样恶性循环,导致保姆人力资源越发稀缺。”

而打工妹们在意的“保险”在保姆这个行业也是个无法逾越的门槛,记者采访的多家中介无一例外都是收取100元到200元的管理费,只管介绍雇主,其他一概不管。上周,北京市出台办法,家政公司可以向人社部门申请实行员工制,并有望享受相关社保补贴。实行员工制的家政公司要与家政人员签订合同,为其缴纳社会保险。这似乎是一线曙光,但是市人力社保局农民工处相关负责人同时透露:““北京市家政服务企业有3800多家,但是实行员工制的也就三五家。”申请员工制的企业要求注册资金不少于50万元,这就把大多数家政公司排除在外了。

“以前下乡招保姆,当地政府恨不能把你当成皇帝,去年我带了10万元广告费下乡招保姆,只招到3个人”

“现在要进入一个拐点了,家政服务将不是人人都能消费得起的东西,它是奢侈品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umen11.cn甘肃省西峰市吨壤广告发展有限公司 - www.tumen11.cn版权所有